欧亿登陆测速-疫情好转外出购物方便了 社区团购还能火下去吗

欧亿登陆测速-疫情好转外出购物方便了 社区团购还能火下去吗

  疫情好转外出购物方便了,社区团购肯定会受到影响,但其“便利”优势还在

  社区团购能火下去吗

  编者按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生活的许多领域发生改变。一些在疫情前刚刚萌芽的新职业,迅速火了起来,更广泛更深入地走进城乡居民的生活,给他们带来了很多便利,有时也会给他们带来困扰。这些新职业是怎么运作的,还有哪些需要改进之处?本报记者深入采访,一探究竟。

  本报记者 刘一颖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相信许多人都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一些小区的某处空地上(条件好一点的小区则是在室内或是货架上),摆满了标着购买者网名的一包包货物,有蔬菜水果生鲜,有卫生纸肥皂日用品……这是社区团购的“战果”,等着买主前来取货。而不厌其烦把货品分装、打包的人,就是社区团购团长。

  虽然社区团购早已出现,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它一下子火了起来。

  “疫情好转后还通过这种方式买东西”

  最近,家住济南市玉兰花园的王秀琴每周四晚7点,都会准时登录社区团购微信小程序,选定最近一周生活用品,提交订单,完成线上支付,周日中午她就会收到取货通知。这就是社区团购的用户操作流程,上手简单。

  6月20日上午11点48分,王秀琴收到微信提醒:她前晚下单的生鲜产品已抵达小区物业,可随时取货。身为一名60后,她此前很少网购,可在疫情发生后,她主动加入小区团购群,学着用小程序下单,每周团购一次。“这种购物方式最远取货点就是小区的物业大厅,非常方便,特别适合我们这些五六十岁的人。疫情好转后我还是通过这种方式买东西。”王秀琴说。

  “我们小区11栋楼,入住率不算高,住着400多户人家,大约有150户参与进来,我有时中午饭都顾不上吃。”团长孟丽艳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最忙的一天,她处理76份订单,要将472件商品分拣打包,并放到业主家门口。“那天上午10点半,公司将货送到小区门口,我和我父亲还有老公三人搬货、分货、送货,结束工作已是晚上8点。”她说,此前每期团购平均30来单,疫情期间工作量翻倍。

  年前刚从事业单位退休的李业伟和王秀琴一样,已是社区团购的忠实拥趸。“除了方便,我还看重它的价格。就拿西红柿说,1斤团购价就比超市便宜1块钱,碰到‘整点秒杀’,1斤西红柿才0.99元,这又便宜不少。”他补充说,售后问题及时解决让他很满意,“因为团长就是业主,大家都住一个小区,团长要是不解决好肯定不好意思。”

  孟丽艳介绍,社区团购的主力军是80后90后,他们大多工作繁忙,社区团购被视作“开在家里的生活超市”。

  团购团长双面承压

  孟丽艳直言,辛苦不怕,最难的是“众口难调”。

  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夏天一款葡萄引发的“纠纷”。商品广告中说“葡萄香甜”,一位业主购买后却反映,“很酸,酸得吃不下去”。“我把她那盒葡萄拿回来,尝了下甜中带酸,也问了其他顾客都说味道不错,但这位业主就坚持退货。”孟丽艳只能自掏腰包,原价“买下”这盒被吃了三分之一的葡萄。

  6月18日上午10点,记者见到济南舜奥华府小熊乐团购团长李莹莹时,她正比对订单明细,打包货品。“你看,这个火龙果长毛了,这肯定不行。”她拿出手机,拍图并发语音给店家的售后,结果对方回复“让顾客切开后,看看里面有没有问题,是否影响食用”。她无奈地说:“果皮长毛,你还敢吃果肉吗?”她说,团购数量庞大,一出现品质问题团长们就很头大,“如果顾客真的接受不了这颗火龙果,我就得自己收了”。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大部分团购团长都是兼职,忙碌是常态。为督促团长“带货”,有的社区团购平台规定倘若本小区团长每月营业额低于7万元,可新增多名团长。“与其他团购平台竞争已是‘压力山大’,若还要在自家平台与人竞争,那我真的考虑‘辞职’了。”济南市槐荫区某小区团长赵娜透露,团长的收益为营业额的10%,特价产品不算在内,她每月收入1500元左右。“团长收入差异很大,我收入处于中等水平。一般小区配套较差入住率又高,团长收入多,多的能月入七八千元。”

  京东、天猫超市、淘鲜达等电商平台的强势发力,加剧了团长危机感。李莹莹分析,有些业主对生活用品的品牌有固定喜好,而且更信赖大平台,她就很难迈出社区团购第一步。“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外出购物十分方便,社区团购肯定会受到影响。”但她十分看好社区团购发展前景,因为它太便利,没有人能抵挡“方便带来的幸福感”。

  团品质量参差不齐

  据不完全统计,济南市现存社区团购平台1400多家,仅绿城玉兰花园小区就同时活跃着5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团品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平台用临期产品甚至假冒伪劣产品打价格战,抢市场。

  每天平均工作11小时的90后陈梦瑶是一家国企会计,曾十分依赖社区团购。但她最近对团购没了兴趣,起因是一份29.9元两斤重的冷冻小羊排。“我用开水一煮,发现水变成绿色了。一问团长,团长说一冻一热形成大量铜蓝蛋白,经过水煮,产生铜蓝红素,就是看到的绿沫。”陈梦瑶坦言,虽然团长的解释勉强说得过去,但一块羊排几乎没几口肉,让她十分恼火。

  社区团购这片蓝海,吸引着投资者跑步入场,低价成为抢占市场的最直接手段。大众壹家社区服务中心主任王旭岩表示,他注意到,有些团品标价大幅度低于批发价,“不能否认有的进货渠道确实价格低,但过于便宜的商品质量不免让人生疑。”

  王旭岩最担忧的不是客源被低价商品抢走,而是低价劣质的团品伤害顾客的购买欲望,长此以往,顾客会放弃“社区团购”这一购物方式。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行政审批、商务等有关部门并未针对社区团购出台相关的政策和要求。此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明确提出,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和入网食品生产经营者应当对网络食品安全信息的真实性负责。“但并没有出台相关日常监管法规要求。”济南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秉持包容审慎的态度,该部门已在网络食品安全方面进行探索性监管,主要是掌控基本情况、建立相关档案、开展重点检查和监督抽检等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效,正在积极推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团长皆为化名)

【编辑:刘欢】